首页

AD联系:3171672752

即时比分

时间:2020-02-27 13:28:17 作者:立即博 浏览量:61660

AG,只爲非同凡響【ag88.shop】即时比分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见下图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见下图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如下图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如下图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如下图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见图

即时比分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即时比分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1.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2.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3.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4.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即时比分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环亚手机版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ag官方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ag88环亚平台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凯时国际

一部失败的美国气候法案 企业反向游说造成多少社会成本?....

申博体育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相关资讯
ag官方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十三张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500万彩票网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ca88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即时比分

化石燃料企业针对气候法案展开的反向游说,尽管奏效却造成庞大社会成本,相关量化数据也首度公开于世。根据一项发表于《自然气候变化》期刊的新研究,美国十年前的反气候法案政治游说活动阻碍了气候监管法案的进展,导致600亿美元(约人民币4150亿元)的社会成本。

环境经济学家凯孟(Kyle Meng)博士和罗德(Ashwin Rode)博士首次量化出这种反气候游说活动对社会造成的损失。

美国国会大厦。图片来源:Kevin McCoy(CC BY-SA 2.0)

两人表示,他们的研究凸显出企业强而有力地钳制政府因应气候变化的努力,尽管有压倒性的证据指出,政府推动气候行动的社会效益高于经济成本——包括农业生产量和GDP减少。

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各种化石燃料和运输公司等扮演法案受害者角色者的游说能力,比法案受益者更高。

作者说,根据研究结果,游说是造成全球气候法规贫弱的部分原因。然而,作者认为还是很有机会制定有效的新气候政策:“气候政策来自政治进程。我们的研究已经证明,政治进程可能会破坏通过气候政策的机会。但我们也证明,精心设计的气候政策压制反对派的力量更为强大。”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

作者说,像“瓦克斯曼-马基法案”(Waxman-Markey),是“最有名、最有希望的美国气候法案”,2009年夏天众议院通过,但是在2010年被参议院挡下。

然而,这个法案是美国最接近全面性气候政策的一刻。

该法案正式名称为“2009年美国干净能源和安全法”(the American Clean Energy and Security Act 2009)。该法案提议,根据2005年的水平,2020年美国的排放量应减少17%,2050年减少80%,以起草的两位民主党代表威克斯曼(Henry Waxman)和马基(Edward Markey)为名。

“瓦克斯曼-马基法案”的一个关键要素是限额与交易计划,能限制全国生产的温室气体量,同时为全国工业界创造固定数量的交易排放许可。其他措施包括再生能源标准、能源效率和电网现代化。

媒体报道,“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美国政府明显受到反对方游说的影响。

作者利用完整的美国国会游说记录来全面了解当时的情况。

根据他们的论文,该法案占当时所有具备记录游说支出的14%左右,比2000年-2016年间的任何其他政策支出更多。然而,能从法案受益的公司,象是奇异和太平洋瓦斯电气,游说支出也最高。

找出“赢家”和“输家”

为了理解不同游说者的动机,研究人员首先必须弄清楚,“瓦克斯曼-马基法案”如果成功立法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从法案相关的预测市场中取得价格信息,与参与游说的公司的股价结合,如此一来便能估计如果立法成功,上市公司的价值将如何变化,找出法案通过后的“赢家”和“输家”。

结果发现,“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游说支出和法案通过后预计股票价值之间在统计上有显著的关系。反游说,也就是“输家”的游说活动,是最有效的,影响力大于“赢家”。

根据这个结论,研究人员估计,所有游说支出总和使得法案通过的可能性降低了13%。

之前的研究曾算出“瓦克斯曼-马基法案”若没有通过,其预期可减少的温室气体排放量所造成的社会成本高达4670亿美元(以2018年美元计)。

“大量研究显示,气候变化在各种情境下都会造成庞大社会成本,包括农业产量下降、冲突加剧、死亡率和发病率上升,劳动力供应减少,国内生产总值下降。瓦克斯曼-马基法案没有通过将在各领域产生负面影响,因为温室气体排放降不下来,也难以避免气候损害的发生。”

由于作者算出游说活动使法案不通过的机率增加13%,他们将总社会成本的13%归咎于游说活动,得出游说活动的社会成本为600亿美元。

有鉴于目前美国的气候政策状况,凯孟和罗德最后建议可以利用这样的研究结果建立增加成功机会的新战略——用这600亿美元提供企业在限额与交易制度下的免费信贷,尤其是那些“输家”企业,如此可以为企业带来更大的收益或减少损失,有效地减少反游说活动,使法案更有可能通过。

(编辑:William)

<....

热门资讯